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四十章 龙驭风云

    时间:2018-05-18 刚才冯云被扔起来的一刻,她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雷击了一下儿似的,一瞬间,她想要和侯龙涛一起安安静静的吃饭,想和他开开心心的聊天儿,想偎在他怀里舒舒服服的打盹儿,想让他像今天这样保护自己一生一世。
      那种慾望是冯云从未体会过的,那种慾望超过了她以往对任何事物的渴求,那种慾望让她因发烧而冰冷的手脚都恢复成了温热,她知道自己爱上那个「一无是处」的男人了,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她不明白自己转变的原因,但她确信,自己爱上侯龙涛了。
      虽然男人应该主动这条天条在冯云这里不成立,但她从未向人示过爱,需要有时间整理自己的思绪,考虑如何让侯龙涛知道自己的心事儿,可她每问一个问题,心中就多一分激荡,等到男人「承认」他是用他的命换自己的命,她再也不能忍受了。
      冯云是那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一旦见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,就会用尽一切办法、毫不保留的去追求,还有什么比露骨的行动更能表现自己的意志呢。
      侯龙涛扶住女人的双肩,把她扳开了,没敢太用力,怕一不小心就把她推下去了,可却很坚决,「你…你干什么?烧糊涂了?」
      「我爱你。」
      「你…你…你开什么玩笑?」
      「我像在开玩笑吗?」
      「你…你…」
      「不用你啊我啊的,痛痛快快的,我要做你的女朋友,你答不答应?」
      「这…」侯龙涛有点儿哭笑不得,先是外甥女儿逼婚,现在表姨也来这一套,真不愧是一家人,「你知道的,我不会离开我的女人们的。」
      「没说让你离开她们,你有再多的女人我也不在乎。」冯云是真的不在乎,二十七年了,她第一次尝到了爱恋一个男人的滋味儿,为了这美妙的感觉,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
      「别…别逗了,」侯龙涛可不知道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,「就算你愿意,你家里人也不会答应的。」
      「陈倩她们的家里人都同意吗?」
      「不知道,大概也不会的。」
      「那你怎么就不在乎了?」
      「你家不一样啊,你别告诉我你不明白。」
      「咱们俩的事儿跟他们没关係,我说要跟你在一起,谁敢指手划脚?」冯云并非信口雌黄,她家里的情况很複杂。
      冯光烈老来得女,本该对冯云疼爱有加的,可由于自己重任在肩,根本无暇照顾她,结果她母亲又因为癌症去世了,就不得不把不到十岁的女儿送到北京,造成了他对女儿充满了无限的愧疚,能让冯云高兴的事儿,不论对错、好坏,他最终都会支持的。
      「你是玉倩的表姨…」
      「何莉萍是薛诺的母亲吧?陈曦是陈倩的妹妹吧?你连母女、姐妹都不在乎,姨甥更没关係了吧?」
      侯龙涛对美女的免疫力从来都很低,特别是他有好感的美女,他忍的有多难过也就可想而知了,但他绝不能把自己心爱的女人们引向更危险的境地,「不用玉倩的爷爷出马,只不过是你姐夫、你外甥帮了她一把,我就已经快被她整残了,你爸爸他…呵呵。」
      「你怕我家的势力?」
      「当然了,我凭什么不怕啊?」
      「就凭我喜欢你啊,只要有我在,你什么也不用怕。」
      「说得轻巧,一个张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,再加上冯家?你们冯家的女人我是死也不敢碰的。」
      「真的吗?」冯云觉得光是这么和心爱的男人谈话就非常的开心了,好像连病痛都快感觉不到了,「你和我堂姐有了一夜恩情,也叫不敢碰冯家的女人?」
      「什么!?」侯龙涛的眼珠儿都快瞪出来了,「你这不是无中生有嘛,这种事儿可不能胡说,要是传到玉倩他爸的耳朵里,他还不撕了我?」
      「你怕他干什么?他算个什么东西?不过是个仗着家世作威作福的太子党,有我们姐妹俩护着你,他敢碰你?」冯云几乎是被冯洁带大的,两人的感情有多深不言而喻,她知道堂姐在张家的日子有多不快乐,也就难怪她对那个堂姐夫讨厌的要死了。
      「那…那玉倩呢?她能接受得了吗?」
      「不告诉她就是了,瞒着她是为她好,再说你以为我姐会像何莉萍那样儿啊?她撑死了也就是和你暗着来。」
      「什么什么呀?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?」侯龙涛这才反应过来,「说得跟真的似的,我从来都没碰过冯阿姨,我对她一直都很尊重的。」
      「有一天晚上我在队里值夜班儿,接到玉倩的电话,说我姐喝多了,她又要出去找她爸算账,她说她给我姐吃了药,能让她老老实实的睡一会儿,但还是不太放心,让我回家照顾一下儿我姐。」
      「那是哪…哪天啊?」侯龙涛已经差不多明白了。
      「你说呢?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人代班儿,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,在玉倩的床上躺着两个人,屋里的酒味儿大得很,你那个鬼样子真是噁心死了,又加上我那时候讨厌你,当时就想把你从楼上扔下去,可自从我姐结婚以后,我就没看到她脸上有过那晚那么开心的表情,于是就决定先饶你一命,等问清了我姐再说。」
      「我…我真的和冯阿姨…?」前一段时间侯龙涛一切想不大通的问题都明了了,怪不得那天晚上的玉倩会表现的很奇怪呢,怪不得自己会觉得冯洁那么亲切呢,怪不得她看自己的眼神老是哀哀怨怨的,「你为什么没叫醒我?」
      「我姐是个很传统的女人,脸皮薄的很,要是当时就把事情挑明了,我看她非自杀不可。」
      「冯…冯阿姨她…」事出突然,侯龙涛只感手足无措,自己追求何莉萍是一回事儿,这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,「莉萍战役」的胜利是自己精心策划、做好各方面工作的结果,因为现在自己和玉倩所处的状态,突然出现的「冯洁战役」不是难打,是根本就没法儿打,而且自己对冯洁还真是尊重多于慾望。
      「你放心吧,我跟我姐谈过了,她只想把那一晚做为美好的回忆,你是她女婿,不会缠着你的,我可就不同了。」冯云把手插到了男人推着自己肩膀的双臂间,向两旁一分,就把他的胳膊拨拉开了,一扶他的脸颊,双唇就送了上去。
      侯龙涛真没想到这只母老虎一旦动了情,竟然会这么的主动执着,自己还真是挺喜欢她的,但还是伸手挡住了她的檀口,「等等,等等,你垂青我,我不动心吗?当然不是了,我动心的要死,我都受宠若惊了,可问题是玉倩,我爱玉倩,咱俩要是好了,我怎么…我怎么…你怎么面对她啊?」
      「这你不用担心,」冯云揽着男人的脖子,往他脸上轻轻的吹着香风,「我是什么样儿的人你应该有点儿了解了,为了和你在一起,什么代价我都不在乎,包括帮你把玉倩劝回来。」
      幸福来得太突然,是让人难以相信的,侯龙涛在心花怒放的同时,真的不知道自己做对了什么,能让女人有这样180度的转变,只知道自己的手已经不受控制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。
      冯云感觉到了男人热乎乎的掌心在自己的腰身上轻抚,不禁打了个寒颤,「嗯…」
      「冷吗?」侯龙涛一收胳膊,把女人拥在了身前。
      「不…」冯云突然把身子撑了起来,扭头望着洞口,她的听觉不一定比侯龙涛好,但对周边事物的判断能力却一定强于他,「你听。」
      「什么?」侯龙涛竖起了耳朵,除了「呼呼」的风声,并没有什么,「你听见什么了?」
      「狼群又开始躁动了,它们能听见咱们听不见的东西。」
      「我尻,」被女人这么一说,侯龙涛的汗毛儿都立起来了,身上直髮冷,「到底是什么啊?」
      两个人屏息凝神,如同雕像一样,石台下的狼群已经冲到了洞外,渐渐的没有了生息,很有可能是离开了,三、四分钟过去了,「嗡嗡」的声音由远而近。
      「直升机,」冯云跪了起来,又听了两秒,「『直九』,一共有三架。」
      在这个问题上,侯龙涛是不会和侦察兵争执的,「来找咱们的?」
      「应该是吧。」冯云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,心上人接受了自己,自然渴望尽快回到文明社会里。
      螺旋桨转动的声音从巨大转为了轰鸣,好像就停留在了头顶上,银白色的探照灯光打在了洞口。
      「挡住我,挡住我,别让他们看见我这个样子。」冯云坐到了男人身边,把身子蜷了起来。
      「是是。」侯龙涛赶忙爬到了石台边,冲着刚刚从洞口进来的几个手持枪械和电筒的当兵的喊了起来,「在这儿呢,扔一套衣服上来。」
      「冯云呢?冯云在上面吗?她有没有受伤?」
      「妈的。」侯龙涛在心里暗骂了一句,很明显,自己不是搜寻的对象,跟冯云比起来,自己可就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了…
      丹东第一医院坐落在丹东市元宝区金汤街七号,位于市中心的位置,但两架军用直升机还是直接降落在了病房区的大门外,早已在此等候的医生护士迅速把两名伤员转移进了急诊室。
      冯云还在发烧,打打吊瓶也就是了,侯龙涛的伤看起来重,实际也无大碍,不过这一晚他们也就没再见面。
      第二天一早,侯龙涛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并没有缠纱布,那三道儿伤口已经结疤了,只是脚踝还被裹着,他在脚上套了个塑料袋儿,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,又吃了点儿东西,精神大爽,就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似的。
      男人在同一层找到了冯云的病房,跟自己的一样,也是最好的单间儿,她也已经睡醒了,病床折叠成一个钝角儿,她正半坐着看报纸呢。
      侯龙涛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儿,进入病房之后就先把门上的帘子拉上了,挡住了小窗口。
      「你的伤怎么样?」冯云把报纸扔到了一边儿。
      「关心我为什么不去找我?我的脚可有伤。」侯龙涛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,拉了把椅子坐下,探过头,在离女人很近的地方望着她,她的样子还有点儿疲倦,但精神明显好多了。
      「看你惦不惦着我啊,你离我这么近干嘛?」
      「我的眼镜儿丢了,要看清楚你…你的脸,只能靠近点儿了。」侯龙涛把「漂亮」两个字儿省去了,现在还不是自己夸讚她美貌的时候。
      「你的伤…」冯云伸出一根手指,压下男人病号儿服的领口儿,往里看了看,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「都结疤了!?」
      「医生说本来是想缝合的,结果拆开你给我包的纱布一看,就已经这样了,都是你的包扎技术一流儿。」
      「已经说了喜欢你,就不用拍马屁了,不过说真的,你是不是天生异稟啊?你是我见过的骨头最硬,伤好得最快的人了。」
      「不知道,」侯龙涛可不想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,他伸手在女人的额头上摸了摸,「不发烧了?」
      「我的体质不比你差,一个吊瓶就解决了。」冯云在男人的脑门儿上轻轻推了一下儿,「不习惯人离我这么近。」
      侯龙涛没支声儿,双手按在女人的头两侧,一歪脑袋,吻上了她的樱唇。
      这次是男人主动,情形就与昨晚大不相同了,嘴唇的磨擦、舌头的绞缠、津液的交换都是既坚决又缠绵,持续的时间还特别长。
      这是冯云的第一个长吻,她还没有掌握换气的技巧,很快就气喘吁吁了,俏脸也憋的通红,她不捨的把男人推开了,「你…呼呼…你想憋死我啊?」
      「喜欢吗?」
      「不喜欢!」冯云笑着扔出一句。
      「骗我?」侯龙涛乐呵呵的靠回椅子上,「咱们接下来怎么办?」
      「下午五点有军机送咱们回北京。」
      「军机?昨天他们是怎么找到咱们的?我问那些医生护士,他们也都不知道。」
      「昨天咱们摔下来的地方正好儿是在两个接应点的中间,他们过了半小时才发现咱们出事儿了,不过等他们找到你的背包儿,你已经把我绑走了。」
      「我把你绑走了?你既然知道有人接应,你不早说?」
      「我本来也不知道啊,姓董的知道我的脾气,没敢事先告诉我。」
      「你还挺自豪的啊?」侯龙涛拉住了女人的手,「你的脾气得改改,不管以前怎么样,现在有我牵挂你了,你不能老是意气用事,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。」
      「喂,早说了,轮不到你教训我。」冯云的话虽强硬,脸上却现出一丝少有的温柔,「我真挺佩服你的,昨天你给我看地图的时候我都没多想,你背着我东绕西绕的,光直线距离就有小五十公里呢。」
      「五十?」侯龙涛自己都有点儿吃惊,看来自己还真是出乎寻常的强壮,想必也是邹康年的灵药所赐。
      「是啊,五十,有时间我得好儿好儿研究研究你。」
      「哼哼哼。」
      「姓董的也没想到你能蹰遛的那么快,他开始的时候还不想把事情弄大,就带着他那一百来号人搜索,要是在平时也够了,有的是受过侦察训练的,咱们又没有特意隐藏行蹤。」
      「结果下起雨来了。」
      「对,他那时候才开始紧张,要是真的把我给丢了,可就麻烦了,他给师里打了电话,呵呵,你知道吗,一帮作战参谋研究了半天,觉得咱们有可能是在那个山洞里,除了地面部队继续搜索外,雨一停就派了三架『直九』出来。」
      「以后怎么办?」
      「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?」
      「不不,我说的是以后。」
      「噢…」冯云明白了男人的意思,「我不和你的那些女人掺合,井水不犯河水。」
      「没问题。」侯龙涛倒是不担心这点,来日方长,慢慢的再想办法让她们融合就是了,「我最担心的是玉倩。」
      「我会让她别再折腾你了。」
      「你能说得动她吗?」
      「有什么不能?玉倩谁的话都敢不听,就是不敢不听我的,从小儿到大都没人捨得打她,就我揍过她两次。」
      「你打过她?怎么打?像打我那么打?」侯龙涛皱起了眉。
      「心疼了?打屁股。」
      「你比她大多少啊?也就六、七岁吧?打屁股?」
      「我是她姨,辈儿在那儿摆着呢,她十五的时候我还打过她呢,那丫头在蜜罐儿里泡大的,有的时候特别的不讲理,不打不行。」
      「我可不是要你…」侯龙涛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这位冯家的大小姐比那位张家更任性,好在她现在对自己是锺爱有加。
      「我知道,别看我打过玉倩,她跟我的感情好的很,我会劝她的,但你要明白,她答应的可能性是很小的,我告诉你,有的时候,该放弃就放弃吧。」
      「什么意思?」侯龙涛当然明白女人的意思,但他不愿意面对现实,现实永远是残酷的,白日梦却可以是完美的。
      「我有把握让玉倩放过你,问题是你能不能放过她,鱼与熊掌,不可兼得。」
      「烟,有烟吗?」
      「这是医院。」
      侯龙涛的手在轻轻的颤抖,他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忘掉玉倩的,他活了这么大,从来没能忘记过任何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儿,但同时他也明白,为了度过眼前艰难的形势,暂时的「丢卒保车」是不可避免的,「你决定吧。」
      「我知道你对她的感情,」冯云搓了搓男人的胳膊,「我会尽力的。」
      「你怎么知道?你不是一直都觉得我在欺骗她吗?」
      「我姐告诉我你是真的爱玉倩的时候,我都没信,昨天你把我扔上去之前说的那些话让我相信了。」
      「冯阿姨说什么了?她怎么知道的?」侯龙涛昨晚说的话完全是出于最后一次保护玉倩的本能,具体是什么他都记不太清了,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,被女人一提,他才想起来还有冯洁那么一档子事儿呢。
      「其实没什么,她就是说从你的声音里能听出来,她当时用的是『真挚的感情』,听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」
      「我以后到底该怎么面对冯阿姨呢?」侯龙涛到底想不想要冯洁呢,他自己都不知道,虽然他回国只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,但他基本上已经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了,至少在女人的问题上他不是了。
      冯洁是不是一个迷人的女人,回答是肯定的,如果要是在几个月前,侯龙涛会不顾一切的去搞那个军装美人儿的,但现在的他需要考虑的方面太多了,责任和对责任的认识是一个男孩儿转为一个真正男人的最好催化剂。
      「为什么相同的问题你总要问两次呢?」
      「要实话吗?」
      「当然了。」
      「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我和你们两家的关係,我怕我走错半步就有杀身之祸,所以我需要你完完全全的、具具体体的教我。」
      「我真的以为你不怕死呢,」冯云把身子凑了过去,双手托起男人的脸,凝视着他的眼睛,「你不是很勇敢的吗?」
      「我怕死,更不想死,我有几十个亲戚朋友需要我活着,我有一群娇妻需要我疼爱。」
      「你救我的时候就不顾他们了?」
      「我没时间考虑。」
      「放心吧,我不会让你死的。」冯云在男人的嘴唇儿上亲了一下儿,「我姐在张家守了十几年的活寡,外表的风光下儘是利益婚姻的痛苦,我劝过她很多次,婚姻归婚姻,她仍然有权利去追寻自己的幸福,可她是个传统的女人,只有你已经跟她有了事实,而且她明显对你并不牴触,在玉倩不知道的前提下…」
      「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对冯阿姨也很有好感,哼哼,你也知道,年龄对我来说不是问题,可是…」
      「我决没有把你当成工具的意思,你们双方都是要付出感情的。」
      「我知道,问题是你姐夫和张玉强,他们神通广大的,这种事儿不太可能会瞒过他们吧?」
      「能瞒就瞒,不能瞒就不瞒。」
      「你这话说的,他们闹起来我受的了吗?」
      「闹?先不说我们冯家的女人干什么,张家的人敢不敢干预,你以为他们会把这种事情搞大吗?」冯云一撇嘴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      「我有点儿搞不懂你了,你讨厌你姐夫,就算说得过去,张玉强可是你姐的亲儿子,你连他的面子都不给?」
      「哼,谁家还没有个祸害一类的东西啊?那小子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,正经的纨裤子弟,他干过的坏事儿多的都数不清了,要不是我姐和玉倩老拦着我,哼哼。要是在古代,那叫清理门户。」看来冯云对那个外甥是极为的不得意。
      「你这么说了,那种美差,我自是义不容辞了。」侯龙涛一扭身,坐到了女人身边,搂住了她的肩膀,所有的问题都暂时有了一个解决的方法,该是确立两人关係的时候了…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草榴成人网站_草榴播放器_怎么戒掉撸管_2015大香蕉夜夜撸小说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