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景缎 第二十一章

    时间:2018-05-14 细看这人,但见他二十来岁,两道剑眉直抵鬓角,一束长髮,身长玉立,腰繫三尺长剑,一派江湖剑客风貌,潇洒俊拔,然而脸上神色却 是飞扬拔扈,嘴角微微浮着冷笑,一副世间无人在我眼下的狂态。
      小慕容听他这一说,又羞又喜,低声道:「大哥,你什么时候来的?」
      那人哼了一声,道:「不早,不早!我到的时候,你可还没脱衣服。」小慕容脸上一红,急叫道:「大哥,你躲在一边偷看?」那人道: 「废话,难不成我还能亲自下场么?我能对自己亲妹子怎样?嘿嘿,这小子嘛……」两道冷锐的眼光如箭投向文渊,上下打量。
      小慕容牵着文渊的手,脸上仍是红通通的,低声道:「他就是我大哥,叫做慕容修,武林上称他叫大慕容。」文渊微笑道:「原来是慕容 兄,幸会幸会,在下文渊。」
      慕容修一顿脚,喝道:「小妹,你可太不成话了,你大哥的名字也这么胡乱告知旁人的吗?」小慕容俏眉一扬,笑道:「他又不是外人, 也知道我的名字,为什么不能说你的?」慕容修冷笑道:「好啊,你要这小子当我妹丈,是也不是?」
      小慕容眼波流转,心里怦怦直跳,低声道:「大哥,你许不许?」
      慕容修瞧瞧文渊,冷笑道:「小子,你有点本事啊,能把我这妹子收得服服贴贴,嘿嘿!」文渊道:「取笑了。」
      陡然间慕容修眼中杀气大盛,喝道:「小子!想要我妹子,可没这么便宜!」
      只听「锵」一声响,慕容修青锋出峭,飞身而至,青衫迎风鼓起,如鹰如隼,脸上笑容现出狂态,只此一瞬之间,两道青光横削直划,已 至文渊身前半尺。小慕容惊叫道:「大哥!」
      文渊万不料他狠下杀手,吃惊非小,眼见稍一迟疑,立时会被他这纵横两剑分为四块,心如闪电,退一步而拔长剑,只听「铿铿」两下暴响,慕容修这两招风驰电掣般的快剑同时被格下。
      文渊才刚持剑在手,苍促应敌,虽然险险挡下,却也震得手心发热,虎口差点震裂,不觉心惊:「这大慕容的内功强横无匹,可比小茵厉 害得太多!」
      慕容修两剑不中,怒骂道:「臭小子,居然没被斩死!」这一下却是连出四剑,两纵两横,十字剑变井字剑,青光霍霍,冷气飕飕,凌厉 无匹。文渊心下吃惊,使动指南剑招数,看得真切,长剑四下连刺,以剑尖硬抵锋刃,竟是点得準确无比,将慕容修四剑一併接去。
      慕容修大笑一声,剑势毫无停缓,剑路又增,蓦地纵横各三剑,井字化田字,六道剑芒截住文渊上下各路,四剑外封,两剑内袭,竟是狠 辣而无破绽。文渊勉力挡卸,眼见下盘一剑化解不及,小慕容侧身一挥短剑,将慕容修这一招接了过去,急叫道:「大哥,你不能杀他啊!」
      慕容修仰天大笑,说道:「他若接不下」大纵横剑法「中的几招彫虫小技,焉有资格当我妹丈?他若接不得,死不足惜!小妹,让开!」 话声甫毕,青影飞闪,又已出剑。
      文渊被他一激,也起了好胜之心,心神宁定,道:「小茵,别帮我,你放心罢!」小慕容急道:「不行,我大哥这剑法……」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完,慕容修青锋抖动,一个「工字剑」使将出来,左一剑横劈文渊,右一招逼开小慕容,直落一剑,立将两人分开剑光两侧,冷笑道: 「小妹,别插手!」剑锋回转,但闻霹霹之声连绵不断,却是剑刃破空风声,「大纵横剑法」
      的威力当真非同小可。
      文渊意守气海,但见眼前一片青光交错,目为之夺,心道:「一招一招去破他剑路,非我现在功力所及,而且我也不如他的剑快,但是我 可用指南见攻其破绽。」当下睹准慕容修剑光未及之处,一剑递出,力沉招稳。
      慕容修「哦」的一声,似乎有些讶异,不得不稍敛锋芒,侧身先避其招,冷笑道:「很好,很好!在我剑法逼迫下能重起攻势的,却也不 多。」说着狂啸一声,剑尖如带青烟,右削、下劈、左拦、上挑,四剑画成一矩,正正封锁文渊中宫,若是中实了,手脚全数截断,头颅不安 项上,尸身只剩下一个躯干。
      文渊剑凝真力,眼见「口字剑」虽然封住外门,却也中门大开,破绽毕露,当下一剑穿过四方剑矩,逕取慕容修胸腹之间。忽见慕容修脸 现狞笑,沉声道:「小子,你要少只膀子了!」瞬息之间,慕容修剑路折返,下右上左,于先前四剑中再反划一矩,竟成「回字剑」,四剑既 密且快,已将文渊右臂陷于重围之中,洒出四道鲜血。
      这一下变故匪夷所思,文渊不知他剑招幻化丛生,一神至此,震惊之余,应变招数已生,放指撒剑,直射慕容修,手臂不敢稍动,身子却 向后平平滑出,既攻慕容修,亦自求保臂。
      慕容修见他飞剑射来,右臂衣袖一捲,手中仍拿己剑,文渊的剑却被他捲住,剑面抵臂,功力所至,「喀啦喀啦」连响,将那剑接连震断 .回字剑自然使不到尽处,被文渊乘机脱身,只是臂上袖子裂了四条大缝,伤口鲜血泉涌,幸而保住一条手臂。文渊心下暗惊:「这大慕容当 真狠得厉害。」
      文渊被困而至脱困,仅只转瞬之交锋,小慕容却看得心颤胆寒,手心都是冷汗,又见文渊受伤失剑,连忙挡在文渊身前,叫道:「大哥! 」
      慕容修一抖衣袖,砰砰锵锵,文渊的长剑碎片落了一地,竟震成了十几段。
      文渊心下佩服,心道:「好深湛的内力,这份功力,不知和师兄相比如何?」
      锵地一声,慕容修收剑回鞘,笑道:「好!这一下掷剑才是拚命招数,有狠劲!算你运气好,我这个小妹就赔给你罢!」文渊微笑道:「 可要多谢了!」小慕容脸上飞红,娇笑如鲜花初绽,不发一语,撕下衣袖上一条布给文渊包扎。
      慕容修双手叉胸,见到小慕容脸上满是情窦初开的娇羞喜悦,说道:「小妹,你倒真喜欢这小子,要说从前,你岂会帮人包扎伤口?不去 洒洒盐就够好了。」
      小慕容吐吐舌头,笑道:「又怎么样?」
      慕容修哼了一声,指着文渊道:「臭小子,你可是艳福不浅,我照顾十几年的小妹现在给了你,你可别老像刚才那样,给她半丢不丢的, 多不痛快。」文渊和小慕容没想到他说起这档事,都是脸上一红。小慕容叫道:「大哥,你要再偷看我……我们……,我可就不理你了。」
      慕容修道:「嘿,要是我不说,你也不知道。小子!听着,在床上要对付我妹子,哪能像你这么温温吞吞的,就要像刚才这一剑,豁出一 切,狠狠的来这么一下子……」文渊作声不得,心道:「小茵可就受不了了。」小慕容听得大羞,投在文渊怀里,娇声道:「喂,你别听我大 哥胡说八道啊,他……他最不要脸了。」
      但听慕容修哈哈大笑,往供桌一坐,道:「好了,你发了烟号给我,到底有什么事?」小慕容道:「是啦,我想要你帮我救一个朋友。」 慕容修眉头一皱,道:「谁?」小慕容道:「杭州城水燕楼的紫缘姑娘,大哥,你该知道吧?」
      文渊一怔,半喜半忧,心道:「大小慕容名动江湖,也许真有法子对付靖威王府。只是这大慕容颇有邪气,实令人不安。」
      小慕容把紫缘的事从头到尾述说了一遍,又说了赵平波的事,慕容修听着,偶尔问着几句,不多时便交代清楚。慕容修哼了一声,道:「 你是要我想办法,让那赵平波没法子把紫缘弄到手,是不是?」小慕容笑道:「还不止呢,最好是也能离开水燕楼。」
      慕容修骂道:「小妹,你当你大哥是谁?我可没你那么好心眼。」又向文渊冷笑道:「小子,你胆子不小啊,有了我妹子,还嫌不够吗? 第一个都还没搞定,就想偷吃了?」文渊甚感尴尬,不知如何措辞,心道:「这人话锋如此迫人。」
      小慕容笑道:「大哥,我都不吃醋,你生什么气啊?」慕容修又是大骂:「你这丫头,自己都不知道好好看着这小子。哼哼,我何必去帮 她?闲着没事么? 不帮!」
      文渊忽道:「慕容兄,小弟想救紫缘姑娘,并非因为贪图女色。赵平波恃势行暴,已是天理不容;而紫缘姑娘身世堪怜,如何能再受此厄 运?慕容兄身怀绝艺,必有处置赵平波之方,救紫缘姑娘之法,尚祈援手。」慕容修冷笑一声,道:「我大可不必费这个心。」
      小慕容长歎一声,道:「大哥,你想不出法子,那也没办法,靖威王府势力庞大,你对付不了,我也没话可说。」慕容修骂道:「小丫头 别来鬼扯,靖威王府又算什么屁东西了?要对付那姓赵的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」文渊喜道:「慕容兄愿意相助了么?」慕容修连声冷笑,道: 「不帮。」
      小慕容脸色一板,道:「大哥,你到底帮不帮?你要是真不帮忙,我再也不跟你说话啦。」慕容修冷笑道:「这一招你从小用烂了的,当 我会怕么?」小慕容哼了一声,转头向文渊笑道:「文大哥,我们走吧!」
      文渊倒还第一次听她叫自己「文大哥」,一时有些错愕,小慕容拉着自己的手,笑道:「再不走啊,你师妹要是醒来不见我们,你怎么说 啊?」文渊一想不错,便笑道:「是了,走吧!可是你哥……」小慕容笑嘻嘻地道:「别管啦,走吧!」
      慕容修喝道:「小妹,且慢!」小慕容理也不理,逕往外走。慕容修抢在两人身前,道:「小妹,铁云镖局的镖如何结果了?」小慕容只 作没听见,向文渊笑道:「文大哥,回到客店里,你可不能偷偷对我怎么样,小心华家妹子看到了。」
      文渊道:「我正担心这个。」小慕容笑道:「你快跟她说清楚啊,同门多年的师兄妹,好起来一定很快吧?」
      两人肩靠肩地走出庙去,对慕容修却是毫不理睬。慕容修骂道:「臭丫头,大哥在问你话哪!」然而任他再怎么叫,小慕容总是只跟文渊 说话嬉笑。慕容修怒极,忽然想到:「以前她不跟我说话,就没人能听她说话了,她自然忍不住。现在她可有了这小子,只怕当真不和我说话 ,也不觉得如何了。」不禁有些犹豫,叫道:「小妹,且慢!」小慕容充耳不闻,忽然在文渊脸上亲了一下,笑吟吟地瞧着文渊。文渊心中暗 自好笑:「这小丫头可会作弄人,连自己哥哥也是一般。」
      当下也乐的奉陪,两人便是不理慕容修。
      慕容修骂道:「臭丫头,当真不要你大哥啦?」却听小慕容和文渊笑语声渐行渐远。慕容修大怒,一掌将破烂不堪的左扇庙门打飞,来回 踱步,远远听到小慕容一阵娇笑声,一脚把右扇庙门也踢倒了,飞身追上,叫道:「死丫头,我答应帮忙就是啦,给我滚回来!」
      小慕容听得分明,转过身来盈盈拜倒,笑嘻嘻地道:「大哥,多谢你啦!这才叫见义勇为、当仁不让,真不愧是我的好大哥!」慕容修骂 道:「死丫头,越来越贼!才认识了这臭小子,胳臂马上往外弯!」文渊拱手笑道:「多谢慕容兄了,大恩大德,小弟必铭记在心。」慕容修 呸了一声,骂道:「免了!」
      小慕容道:「大哥,那你打算怎么帮呢?」慕容修哼了一声,道:「你先跟我来。小子,你只管等着,三天之后,我兄妹两自会来解决那 姓赵的。」文渊道:「好。」向小慕容一望,小慕容也正向这里望来,两人都是恋恋不捨,才初尝情爱,便要分开,虽只三日,却也难捱。
      慕容修见状,道:「小子,我妹子这三天不在,你要是受不了,就自己解决罢!只要等过三天,你要怎么样都管你不到。」文渊脸一红, 道:「不会。」
      慕容修迈开大步,喝道:「小妹,跟着来!」小慕容向文渊一望,满怀柔情,低声道:「一定帮你救到紫缘姑娘,放心吧!」说着嫣然一 笑,跟着慕容修去了。
      文渊目送小慕容远去,心道:「小茵这一去,我便要跟师妹独处三天。师妹跟小茵虽然处得很好,但这等事情,她能接受吗?」思索良久 ,打定了主意,便要去和华瑄说明白。眼见东方天色将明,便即快步回往客店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li.com 激情综合站:草榴成人网站_草榴播放器_怎么戒掉撸管_2015大香蕉夜夜撸小说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