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子的故事之虐恋满屋

    时间:2018-02-06 她认识了好多喜欢sm的朋友,也加入了几个群,听大家讨论,并发表自己的意见,渐渐的叶子面对了一个无法迴避的问题:自己是s,还是m?应该算m吧,叶子自己想,但她马上又发现一个问题:自己不知是害怕,抑或排斥,她不接受「主人」这个概念。叶子能想像自己被捆绑、被虐待,却不能接受一个男的指使支配自己,「他是个什么样的人、他会对我怎么样、他会弄伤我吗、他会因此威胁我吗?」一连窜的问题让叶子对拥有主人这个概念敬而远之。或许是因为前男友,让叶子觉得男友都不可靠,表里不如一,不管由于什么原因吧,叶子喜欢sm,叶子觉得自己是m,但叶子不打算有一个主人。
    更何况,叶子从小一路的历程让她对自己的事业形象十分珍惜,她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这个秘密,不能毁了自己的名声和前途。于是,虽然叶子迷上了sm,但叶子的sm进程却进展得很慢,除了週末的健身会所和几个在那儿结识的朋友外,她只能在网上浏览或者自己玩一玩,她有时会不穿内衣出去,但她出门之前都很小心的检查确保别人不会发现,也有打算塞着假下面出门,但前思后想还是不敢,就塞了个跳蛋去上班。
    可自从得到那个最新的贞操带的奖品后,叶子的心里就痒痒了。这个贞操带是最新的产品,上好的皮质做成的,腰围和裆围都可调,阴道和肛门处既可以开口做长期佩带用,又可以加上阴栓、肛栓、假下面,都是可拆卸式的,而且可选择的种类也很多。叶子看着这个贞操带,觉得不戴一回去上班真是可惜了。终于有一天她穿上去上班了,怕解小手不方便没敢用阴栓,但后面塞上了肛栓,中午休息的时候开开遥控器震了一会儿,感觉真是刺激。
    除此之外,就在週末一个人在家时自己的自虐了,这是安全的时刻和场合,所以此时叶子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想像力,她从网上看了很多自虐的文章的经验,学会了不少方法,工具也在网上买的很齐全了。
    偏巧最近健身会所要装修,说引进新的项目,没的去了,sm的激情只能在週末的自虐中释放了,叶子开始精心的策划本週末的自虐行动。
    自虐的小窝叶子住的地方是一间两居室,不大,六十多平,一间书房一间卧室,在这个房价高涨的年代,有个这样的小窝已经很不错了。
    週五前,在网上订购的道具已经陆陆续续全到齐了,叶子在桌子上把道具一溜摆开,颇为自得。下面就是细化自虐的方案,要够刺激,又绝对安全,叶子就是叶子,不可能只是週末在家拉上窗帘玩个自缚就完了,要有丰富的内容。週六一天,叶子除了採购一周的东西,整理房间外,就是把本週末的自虐方案认认真真梳理了一遍,确保可行。
    「这样就可以了,万无一失。」叶子在脑海中把整个过程从头到尾整个想了一遍,对明天的行动充满了期待,在沖澡的时候,忍不住手淫了一次。
    第二天早上,阳光叫醒了叶子,洗漱过后,叶子就开始实施自虐了。首先把门反锁好,窗帘全部拉起,手机关掉,电话线拔掉,从这一刻起,叶子的房间就与外界独立了。
    叶子拿出一根10米长的绳子,开始小心的在自己身上绑龟甲缚,这种绑法,颇费了叶子些时日才学好,对着网上的图片一遍一遍练习,现在,叶子可以绑得又美观又紧实了,叶子特别喜欢这种绑法,经常缚好了在落地镜里欣赏自己的身姿。
    绑好以后,叶子觉得身上多了很大的束缚,干什么都不方便了,这正是她要的效果,然后开始準备别的。
    叶子从一个箱子里小心的拿出了刚收到的东西--性交机器,这是叶子从国外网站上订购的,就是在欧美的sm片子里经常看到的,一个机器,伸出一个长金属棒,棒尾固定着一个假下面,机器开动后,电机会带着金属棒进行伸缩运动,它的好处就是永不疲倦,只要女人想,它就一直能够提供源源不断地抽插。这个机器让叶子看得脸红心跳,叶子把它摆在床尾,用凳子垫着,使假下面正对着床上。
    然后叶子拿来一个乾净的水桶,并在水桶上加了一个小小的装置,一根金属棒,伸向桶里的一头连着一块木片,桶外的一头则连上了性交机器的开关,假如桶里的水到达一定高度,木头片浮起,伸向桶内的金属棒上升,桶外的下降,就会打开性交机器的开关。当然,如果水面下降,相同的原理,伸向桶外的金属棒就上升,会关掉性交机器的开关。
    水桶置放好以后,叶子把一桶纯净水倒放在水桶上,没有撕去水桶口的那层封纸,而是扎了一个小口,让水慢慢得往下面的水桶里流。紧接着叶子又摆了另外一个桶在床边。
    这些东西都放置好以后,叶子拿着一堆东西上了床,开始布置。首先,是定时装置,这个一定要做好,否则解脱不了就惨了,叶子把一个闹钟摆在床头的窗台上,又用小箱子垫高了一层,这样当她躺在床上时,是够不着闹钟的。叶子的闹钟是那种会弹出来一个卡通人物报时那种,叶子把手铐的钥匙放在闹钟前面,这样当闹钟响卡通人物弹出报时时,就可以把钥匙推下来,掉到枕头上,可以上叶子够到,叶子又反覆试验了两三次,确定无误才定了下午六点的闹钟,然后把手铐钥匙放上。然后,叶子把一根管子连到纯净水桶下乾净的桶里,一头放在床头,接着叶子拿出酒精、棉签,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插上导尿管。
    插入膀胱的导尿管有点儿凉,幸好叶子以前导过尿,才没有多大不适,导尿管的另一头在床边的桶里,那是专门盛放尿液的地方。然后叶子又拿出两段绳子,把自己的两条腿分开绑在床尾,使自己呈「大」字形,并让自己的阴部正好对着性交机器上的假下面,在假下面上抹上润滑剂,床尾正对面就是落地镜,叶子在镜子里看到自己一丝不挂,身上红绳缠绕,两腿撇开大大的躺在床上,阴部和菊花一览无余,叶子不禁有点儿湿润了。
    叶子又把手上剩余的润滑剂抹在自己的菊花上,轻轻地塞入一个肛塞。经过在健身会所的经历后,叶子的菊花已经得到了锻炼,这个肛塞是大号的,塞进去时会有点儿疼,但塞得很结实--叶子很爱乾净的,可不想肛门里出来的东西流到床上,当然,洗漱时她已经为自己灌过肠了,现在叶子的菊花里,可是乾乾净净的。
    带铃铛的乳夹是不能少的,那种清脆的叮噹声叶子很喜欢,但塞口球这次带不了了,因为叶子嘴里还要含着管子吸水。都弄好以后,叶子躺在床上,再把整个状况回顾了一下:门紧锁,手机电话都接不通,没有人会打扰她的,各种机器的摆放都到位了,定时解脱装置也设好了,ok,叶子用手铐把自己的手铐在了床头的铁栏上,这一下,叶子就进入了完全拘束的状态了--双腿被捆,手被铐在床头,身上帮着龟甲缚,挣扎会勒得更紧,除非有钥匙打开手铐,但现在手铐的钥匙儘管就在床头,但叶子够不到,必须等到下午六点才会掉下来,而现在,只有刚上午9点钟,接下来将有漫长的9个小时在等着她。
    现在的状况是,纯净水桶里的水正在不断地向下面的水桶里滴,假如滴到一定高度,就会带动开启性交机器,开始蹂躏叶子,虽然这是叶子内心渴望的,但个小时--假如让机器干她9个小时,叶子会疯掉的,因此她只能不断的喝水,让水桶里的水位下降,当然大量喝水会产生尿液,尿液会顺着导尿管流到另一个桶里。
    嘀嗒、嘀嗒,这时的房间里比较安静,只有滴水声。水位还尚低,远不到可以开启性交机器的时候,叶子有点儿为自己这个自虐计划陶醉了,简直是匠心独具。叶子又抬起头,在落地镜里欣赏自己,浑不觉得时间过去。待到叶子记得看一下水桶时,才吃了一惊,已经盛了半桶水了,那块木头也快开始浮起来了,叶子赶紧喝了几口水,但似乎水面下去的并不明显,毕竟水桶直径有那么大,叶子只好再加紧喝水。
    很快,叶子感觉肚子里已经灌满了水,再也喝不下去了,毕竟,水也需要消化,但滴水并不停止,叶子眼看着水位又一点点往上升,开始后悔怎么不早点儿开始喝水,细水长流也许早消化点儿能多喝点儿,但内心却又开始期待性交机器的感觉。
    感觉如期而至,终于,性交机器被打开了,在听到机器开动的一霎那,叶子迫不及待的希望有东西进入她的小穴,其实这时她的小穴已经很湿了,根本用不着润滑剂。假下面甫一进入身体,叶子长长的出了口气,终于进来了,叶子积攒的慾望开始发洩,一下,一下,又一下。叶子觉得她好像不在床上,开始向天上飘,飘飘然的享受下体传来的快感,四周只有云彩,天地间只有快感。
    机器只知道机械的执行程序,却不知叶子被它整得欲仙欲死,嘴里一边叫着:
    「哼-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叶子被干的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来尽情的操我吧……舒服……快点儿……再快点儿……」。叶子虽紧紧地被缚着,还是不断扭动,带动着乳夹上的铃铛响。
    机器儘管可以调速度,但现在既不快也不慢,就一直抽插着,足足搞了叶子快一个小时,刚开始叶子还记得吸几口水,但后来就完全忘记了,直到叶子一阵抽搐,身体紧绷然后瘫了下来,假下面上淋满了叶子的阴精。叶子高潮了,但机器还在一下下动着,想休息一会儿都不成,对了,时间,叶子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才不到11点,因为扭动的缘故,身上的龟甲缚更紧了,这样一直下去可没法坚持,叶子想。于是她又开始吸水,这才发现,肚子里的水已经不涨了,而盛尿的桶里则开始有尿了,应该刚才在被插的爽的时候尿液随着导尿管排了出来,叶子竟没感觉。叶子开始大口吸水,希望能让机器停下来。
    可水已经快满了,要吸下去谈何容易,叶子足足吸了十几分钟,才让水位下去,性交机器停了下来。当然这十几分钟内,机器也没闲着,还一直抽插着,渐渐的把叶子的慾火又勾了起来,这时突然停下,叶子又觉得需要了。但是叶子知道,时间还长,不能一直这样,否则吃不消,只能先拚命克制着慾火。在这样的煎熬中,又过了一会儿,叶子的肚子又装满了水无法再喝,机器又启动了,被积压的慾火又一次开始发洩。
    这9个小时很漫长,如此週而复始,叶子被搞到四次高潮,早已经忘了时间的长短,第四次高潮后,叶子开始希望停止了,但身体的疲惫被不能掩饰被机器勾起的慾望,叶子又一次进入被机器抽插的轮迴。
    当叶子第五次在云里雾里时,一阵铃声把她拉回来,时间到了,钥匙就落在枕头上,可以解脱了。但不停运动的性交机器却干扰了叶子的思维,让她欲罢不能,但叶子知道自己身体已经很疲惫了,还是一边被插着,一边努力捡到了钥匙,打开了手铐,身体终于可以挪动了。叶子解开腿上的绳子,才摆脱了性交机器的凌辱。
    叶子躺在床上,今天的自虐计划圆满结束了,叶子还在回味着……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,什么时候收拾残局呢,管他呢,先休息吧……。
    分享、交换叶子觉得这种自虐不够尽兴,原因很简单:自导自演,没有悬念,没有惊喜,所有的事情平铺直叙,都要知道做什么。可是如果再大胆一点,刺激一点儿,叶子却又害怕安全问题,毕竟这不得不考虑,叶子为此苦恼了一阵。
    在网上,叶子认识了一个叫「青青」的同好,叶子觉得她们俩有太多共同点了:都喜欢sm,都喜欢在家里自虐,叶子和青青交流了很多自虐的经验,叶子也学会了不少有创意的点子。
    青青喜欢虐肛,跟叶子说起用不同东西灌肠、很多东西塞在肛门里的感觉,叶子很是神往。渐渐的,叶子产生了一个想法,这个想法既玩了自虐,又不会像完全自己安排那样没有悬念没有惊喜,叶子同青青交流了下,两人一拍即合,并讨论了详细的计划。叶子注定又要度过一个不平静的週末。
    週六的中午,叶子和青青在约好的商场门口见面了。青青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,大大的眼睛,纤细的身材。很招人喜欢。叶子和青青没有多说话,只简单寒暄了几句,然后互换了家里的钥匙就分开了。
    叶子前往青青的家,那是一个很有点儿韵味的四合院,院里有树有鱼池,青青的家是中间那家,叶子拿着钥匙进去,今晚就住在这里了。
    而同一时刻,叶子的家里,青青这会儿当起了主人,在忙活着,今晚这儿归她。叶子和青青的计划,是一个互换自虐计划,双方去对方家里布置,然后回到自己家里按照对方布置的自虐,这样既保证安全、刺激,又可以免除事先全知道过程的无趣。
    带到週日中午两人又在老地方见面,交换了钥匙,相视一笑,便各自回家了。
    叶子的心情有些迫不及待,她既为自己这个计划感到自豪,又对接下来的自虐过程充满期待,因为这次,她什么都不事先知道。
    叶子回到家,小心翼翼的打开门,快速把屋子里扫了一遍,变化似乎也不大,只是有两把椅子摆得离门很近,叶子在门旁发现了青青的第一个指示字条:
    锁好门,窗帘我已拉好,请放心。脱下全身衣服,把桌子上那个鸡蛋壳剥掉,塞进自己小穴,然后去卫生间。青青看完这个字条,叶子觉得似乎自己小穴已经开始湿润了。他迅速脱下全身衣服,然后拿起桌上的熟鸡蛋剥掉壳,这个鸡蛋似乎还比较大,叶子犹豫能不能一下子塞进小穴,于是她轻轻地在自己阴蒂上揉搓着,感觉自己小穴里热热的,汁水慢慢流出来,叶子把鸡蛋慢慢地塞进自己的阴道。
    滑滑的,走路的时候,叶子还需要使一点儿劲夹紧鸡蛋。叶子夹着鸡蛋,慢慢走到卫生间,在镜子上看见了第二个指示:
    五个盒子内五个任务,先打开最左边那个,等完成后再打下一个。青青。
    柜子上摆放了五个盒子,叶子按照要求,先打开了最左边的那个盒子,里面是一个大针筒和一袋灌肠液,盒底有张字条:
    三次,洗乾净。青青。
    叶子笑了,这个青青爱虐肛,果然也让她灌肠,当然,这是青青不用说她也会做的。叶子先将灌肠液注射进菊花,忍着便意,最后一下子全排泄出来,然后又拿清水灌了两次,现在,叶子却心自己的肛门和直肠是乾乾净净的。
    然后叶子打开了第二个盒子,里面是一瓶鲜奶和一朵带枝的菊花,盒底的字条上写着:
    五分钟。青青。
    叶子稍微愣了一下,就明白了青青的意思,先把500毫升的鲜奶抽进针筒,然后叶子趴在水池边,把牛奶慢慢推进自己的肛门里,然后再把菊花枝插入到肛门里,露出菊花在外面。
    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,但叶子很想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,于是夹紧着小穴和肛门,叶子慢慢走出卫生间,来到落地镜前面,看到自己赤裸的身体后有一支菊花,叶子笑了,这个景象很有趣。
    五分钟很快到了,叶子去卫生间拿下菊花、讲牛奶排泄到马桶里,然后打开了第三个盒子,盒子里是一瓶可乐、一根火腿肠,合资低下的字条上写着:
    十分钟。青青。
    叶子把600毫升的可乐全抽到针筒里,灌进自己的肛门,再把那根香肠插进去,露了半根在外面。可乐是碳酸饮料,感觉毕竟不同于牛奶。叶子觉得自己肚子里有点儿难耐,何况这次时间更长,要10分钟,叶子晃了晃自己的屁股,那露出的半截火腿肠碰着自己。
    10分钟,叶子有两次都快忍不住排泄出来,还是给忍下去了,时间到了后,叶子赶紧将火腿肠拔出来,畅快的把可乐排了出来,然后去打第四个盒子。盒子里有两瓶啤酒,一个乒乓球拍,字条上写着:
    十五分钟。青青。
    看到这个,叶子倒抽了一口凉气,两瓶啤酒足足有一升,叶子在网上看到过,灌肠也会醉的,何况她又不怎么喝酒,而且那个乒乓球拍的手柄,怎么看也太粗了点儿,这个任务有点儿艰巨。叶子首先抽了一瓶啤酒,慢慢的灌进去,冰凉的啤酒让叶子觉得有点儿不适,然后再把另一瓶灌进去,叶子觉得肚子已经鼓胀了,再强忍着把乒乓球拍塞进去。
    哦~~,叶子总算完成了,可接下来还有十五分钟的考验,叶子不敢站着了,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趴在床上,尽量放鬆着肛门处传来的感觉。不久,一阵便意袭了上来,叶子赶忙握住乒乓球拍,才没有喷出来,把一股便意压了下去。渐渐的,叶子发现自己有些醉了,脸似乎有点儿热,平时基本不喝酒的她一下子灌进去两瓶啤酒,还是有点儿多了。
    但时不时的便意一直在冲击着叶子,叶子经常得握着乒乓球拍才能压下去。
    快十五分钟时,叶子急不可耐的走向卫生间,拔出乒乓球拍,叶子肚子里的啤酒汹涌而出,叶子舒服的出了口气。还有第五个盒子,叶子既期待又害怕,打开后,是一个大瓶果汁、一个狗尾巴状的大号肛塞、一个狗项圈,字条上写着:
    二十分钟,完后看反面。青青。
    叶子鬆了口气,即使二十分钟,果汁也没那么可怕,但当她打开瓶子时才知道自己错了:一股醋味冒出来,里面竟是兑了水的醋!叶子这才明白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。
    既然玩,就玩到底,再说青青那么爱虐肛,应该有数的,叶子想。于是她还是开始了,首先戴上狗项圈,然后分两次把那瓶醋水注进了自己肛门,再塞上那个肛塞。
    从液体进入叶子身体那一刻起,叶子就觉得难以忍受,肠子里是火辣火辣的感觉,似乎一刻都无法忍受,不断地想排泄的慾望侵蚀着叶子的神经,让叶子没坚持一秒钟都觉得十分困难,难道这就是真正灌肠的感觉?叶子已无法迈开步,也不敢再到床上,因为她怕随时会喷出来,就在浴缸里,叶子忍受着这折磨,并得用手紧紧握着肛塞,才能保证不喷出来。
    忍耐,忍耐,叶子觉得整个肠子都要被侵蚀掉,现在她像狗一样趴在浴缸里,身后的假狗尾巴飘蕩着,鼻子上还戴着狗项圈,像极了一只可怜的小母狗。叶子不知道自己能忍多长时间,终于,手一软,叶子爆发了,肚子里的液体全部喷在了洁白的瓷壁上,叶子顿时软了下来,摸了摸头上,竟出了不少汗。
    休息了一会儿,叶子才缓过来,稍微清洁了一下自己身上,灌肠的任务应该是完成了,叶子记得去把第五个盒子里的字条反过来,上面写着:
    取出鸡蛋,去靠近门口的椅子上。青青。
    叶子这才记起来小穴里塞着的鸡蛋,赶忙取出,可能是刚才灌肠时候太用力,竟然被叶子夹破了,上面还沾着叶子的淫水。把鸡蛋取出来后,叶子的小穴和菊花里都空了,叶子觉得有一种空蕩蕩的感觉,需要东西填入,尤其是菊花,经过经过多轮调教,特别需要填充。下一个任务会是什么呢、会不会让我得到满足?
    叶子期待着。
    门口的椅子叶子这才仔细打量,是两把椅子并在一起,中间露出一道缝隙,下面摆放着性交机器,叶子一看到就想立刻坐上去。椅子上有张字条:
    戴上塞口球,夹上乳头夹,把两只腿捆在椅子腿上,身体捆在椅背上,调整好你的两个洞洞,开动性交机器,再把手铐在上面垂下的手铐里。青青。
    于是叶子迫不及待的戴上塞口球并勒紧,让口水慢慢流下来,然后把带铃铛的乳夹夹上,胸前传来一阵痛意,接着坐在椅子上,让自己的小穴和菊花正对着那条缝,叶子发现性交机器换了一个双头的假下面,可以给两洞齐入,不禁一阵高兴,把自己的两个小穴和菊花都对好位置,然后用绳子把自己的双腿紧紧地帮在椅子腿上,再拿出一段绳子,把自己身体绑在椅背上,绳子在胸前把自己的乳房高高的累了出来。
    下面就要开动性交机器,然后铐手铐了,叶子往上看,一条绳子垂下来,末端捆着一个手铐,旁边还有条细线,如果性交机器一旦打开,叶子铐上手铐,手就被高高的举起来,叶子整个人就处于拘束状态,怎么解开拘束呢?青青却没说。
    叶子也不知道最后是怎样的,万一没法解开就太有风险了,但下身的空洞感让叶子不再想这么多,她很快打开了性交机器,然后举起双手,把自己的手铐了起来。
    两根假下面一起进入了叶子的身体,叶子感觉很充实,不断地进入满足了叶子的感觉,叶子的身体被整个带入了畅快的感觉,只可惜塞扣球塞着,她无法叫出来,但扭动还是可以听到清脆的铃铛声。两洞齐入的感觉果然不同凡响,叶子此刻什么都不想,只「呜呜」的闷叫着,享受这种感觉。
    记不清有多长时间,机器插了多少下,叶子身体绷紧了起来,快感在身体里开始爆发,一股阴精也在叶子的小穴里爆发了,快感让叶子越来越堕落。高潮过后,不断地抽插又在酝酿下一次高潮,但叶子的脑袋开始清醒起来,又想起怎么解开拘束的问题。
    唯一的办法只有先解开手铐,否则别的地方都被绑得紧紧的,动也动不了,叶子快速思索了一下。解开手铐就只有把钥匙拿到手里,可是叶子现在手被吊起那么高,就算有钥匙,又如何到手上呢?
    没容叶子思考清楚这个问题,积蓄的快感又开始佔领叶子的大脑,叶子又开始云里雾里的了。突然,一阵敲门声把叶子惊醒:「请问叶子小姐在家吗?」
    叶子的心几乎跳了出来,怎么这个时候有人来敲门呢,虽然门锁着,但叶子就在门后,全身赤裸,正被机器折磨着,假如是个小偷呢,见家里没人撬门进来,,一进门就能看见叶子的样子,叶子不敢再往下想,一下子把快感忘到了脑后,现在只有惊吓。
    外边的人又问了两声,便不再说话了,然后叶子看见一封信从门下塞了进来。
    叶子脑子里顿时开始快速思索:从来没人以这种方式送过信,这会是谁呢?这个时间,再看看信封,莫非就是青青算好了时间,让人送的钥匙过来?叶子这才鬆了口气。
    可即使钥匙送过来了,也自能拿得到吗,她现在手被铐着,腿被捆着,整个身体也被牢牢地缚在椅子上,怎么才能拿到钥匙,叶子想了好几个办法都不可行,这可怎么办,假如拿不到钥匙,就要这样一直下去,可怎么办,叶子急得背上出了一身汗。
    快感又渐渐上来了,叶子明白,如果又被快感佔领的话,她就没时间思考了,就要一直被机器折磨下去,她必须抢在完全迷失之前想出办法,叶子着急了。无意间,叶子动了一下手铐旁边的细绳子,发现绳子好像还连着什么东西,叶子赶紧抓住绳子晃了一下,原来绳子还有另一头,上面繫着东西,就在门旁边。叶子仔细看清楚,原来系的是一块磁铁,叶子恍然大悟,知道了青青给她设计的脱身之策了。
    于是她忍住一下下的抽插,牵动绳子让磁铁慢慢朝信封移动,一下、又一下,也自小心翼翼的,终于成功地把信封连钥匙一起吸住了,接着叶子双手交错拽着绳子,把磁铁和信封拉起来,慢慢落到她手里。终于拿到了钥匙,叶子的心放下了,她把自己的手铐打开。
    没有了担心,叶子又觉得底下火热热的,一阵一阵的快感又开始上头。反正没有拘束了,叶子可以好好的享受这种感觉了,叶子踏实的坐在椅子上,任性交机器一下下进入她的小穴和菊花……四合院的春天同一个下午,青青也开始了叶子为她精心安排的自虐之旅。
    青青住在父母留给她的四合院里,虽然条件设施比不上楼房方便,但青青很喜欢这种感觉,喜欢在一个小院内看到四季变化,喜欢胡同口的大爷大妈们打招呼。不过今天,它将变成令青青脸红心跳的自虐小窝。
    青青回到家,轻轻的穿过院子,打开屋门,一条悬起的绳子首先映入眼帘,青青左右打量了下,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大件,一直在院子里扔着的一个木头门不知怎么让叶子搬了进来,那个实木的门很厚重,死沉死沉的,足足有两百多斤重,不晓得叶子要干什么。除此之外也没多大变化。
    关上门,青青在门后发现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
    「脱下衣服,把桌子上的东西都装备上,然后跨上绳子,戴上脚镣,往前走。」
    青青明白了,她首先到桌子旁边,把衣服都脱光了,桌子上只有一个塞口球、一对乳夹、一条绳子,叶子没说绳子怎么装备,看来要青青自己发挥了。青青先用绳子在自己上身捆了起来,把一个「8」字捆法把自己的乳房勒得格外突出,然后戴上塞口球,口水不由自主流了下来,每个乳夹上竟连着一个苹果,这样的重量,对青青来说还是有些吃力的。加上乳夹,下坠的苹果顿时给青青的乳房带来了一阵疼痛感。
    青青又回到门边,伸腿跨上了绳子,俯身戴上金属的脚镣。绳子被绑的比较高,青青一上去,绳子就深深的勒到了青青的阴唇和肛门那里,粗粗的绳子有特别强烈的摩擦感,青青向前走去,拖着脚镣发出金属的碰撞声。叶子还在绳子上打了结,每过一小段,一个绳结就从青青的小穴拉过,再拉过她的菊花,粗糙的绳子会让青青的阴唇和肛门有些疼,但摩擦也会让她感到愉快。
    走到屋子中央大梁下的时候,青青看到从樑上垂下来一根绳子,上面别着一张字条,还拴着一只手铐,字条上写着:
    「把垂下的绳子捆到脚镣上,打死结,捆结实,再把双手铐到背后,然后拉一下地上的红线。」
    这几个指令让青青感到有些莫名其妙,不过她还是很快把绳子死死的捆在了脚镣上,然后把双手铐在背后,这个手铐是叶子带来的密码手铐,可以设四位数的密码,青青想:这个倒方便,不用找钥匙,只需密码就能打开。然后青青慢慢的蹲下来,忍着绳子紧紧地勒着自己的小穴和菊花,用铐在背后的手拿到了地上的红线,拉了一下。
    忽然间,只听得巨大的「轰」一声,青青脚上一紧,一下子天旋地转,整个人被倒吊了起来。青青这一下被吓得花容失色,只是嘴里塞着塞口球,才没有叫出声来,等她回过神来,看着四周的东西都反了,才明白自己被倒吊了起来,刚才那「轰」一声,就是那个死沉的木头们倒在地上的声音。这是一个巧妙的机关,叶子把木头门靠在墙上,放置的角度使其摇摇欲坠,只有一小块木头片卡着才不至于倒下,那块木头片被红线连着,青青拉红线的时候,小木头片被拉开了,木头门就倒下了,倒下的木头门正好把悬在房樑上的绳子压在下面,于是绳子另一头的青青就被拉了起来,倒吊着。
    这样的姿势是比较难受的,而且处境很不利,解开束缚很困难,青青明白自己所处的状态后,就开始寻找解脱的办法。虽然自己被倒吊着,但头离地不远,若是手得到自由的话,就可以撑在地上,但上面的被缚的脚怎么解脱呢?青青注意到自己下面就有一把剪刀,应该是叶子準备的,而门倒下后离她很近,悬在房樑上的绳子被门压着的那段手就可以伸到,那青青拿了剪刀,一手撑着地,一手剪断绳子,就可以摆脱倒吊的状态了。现在问题的关键是,怎么打开铐在背后的手,这是关键所在。
    关键是手铐的密码,一定就在周围,青青四处找寻,她发现自己的正前方,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被倒着放着,自己倒吊着看正好,屏幕上有一段话:
    「一会儿开始放一个片,片子第20分钟会出现一个门牌号,记住它的第一个数字;片子第50分钟会出现一个车牌号,记住它的第二个数字;片子第80分钟会出现一个电话号码,记住它的第三个数字;片子结尾会出现一个网址,记住里面唯一的一个数字,这四个数字就是你手铐的密码。假如在过程中感到口渴的话,可以用力吐出塞口球,去吃苹果。」
    天,自己这样倒吊着还要看完一个片子!青青倒吸了一口气,但四位数的密码如果一个个试,可能要几千次才能打开,而且手铐铐在背后,试一个都比较麻烦,看来只有等看完这个片子了。
    青青就这样被倒吊着等片子开始,忽然间她觉得紧紧的勒在自己的阴唇和肛门里的绳子开始动,青青很奇怪,她扭过头去,才发现绳子的一头捆在了风扇上,风扇被定时打开并左右摆动,绳子就随着风扇的摆动被拽过去,再拉回来,週而复始。
    「叶子还真是聪明。」青青笑了,但绳子已经在她的小穴和肛门製造火热了。
    绳子的拉动带来火辣的感觉,这感觉既含着三分痛,又蕴着五分舒服,还有两分,是绳结过去时被侵犯的感觉。青青的唾液不知不觉流了下来,滴到地上。
    几分钟后,电脑屏幕上开始播放片子了,青青顿时全神贯注的开始看。这是一个日本产的sm片子,女主角被男主人用各种方法凌辱的情节,看到这个,青青的血开始沸腾,这个片子要把她的sm慾望勾出来。
    捆绑、鞭打、滴蜡、灌肠……,还有在下体不断摩擦的绳子,青青的情慾越来越浓,简直无法控制。当然,不要以为绳子只摩擦那么简单,那是叶子用催情药水浸泡了一晚上的,干的时候还不显,当青青的小穴被绳子摩擦得流出淫水,把绳子弄湿,绳子上浸泡进去的催情药水才开始一点点发挥作用。
    青青觉得简直难以忍受,小穴和肛门火辣辣的感觉已经烧到了阴道和肠子深处,急需东西去平息,她大口大口呼吸,看片子里的女主角被捆着在滴蜡,红色的蜡油覆满全身,口水已经流了一地,青青感到嗓子有些乾涩,同时乳头上的拉扯也越来越疼痛。于是青青使劲吐出了塞口球,对着从乳房上垂下来的苹果猛咬了一口。
    苹果带给青青清凉的感觉,但被片子、绳索和催情药水勾起的慾火却越来越大。好在青青还留存一丝清醒,快到叶子提示的时间时,会注意屏幕,才把密码记了下来。只是慾火越烧越烈,待到青青反应过来时,密码的第三个数已经过去了。
    「那么只要看清楚最后一个数,也就最多10次,就可以打开手铐。」青青不敢再忘乎所以,她开始克制感觉,以注意屏幕。这是青青最难熬的时候,她需要与自己的慾火相抗,来保持自己头脑清楚,但这只是暂时把慾望压下去,等到爆发时,会一股脑儿都出来的。
    终于,青青在片子结尾,看清了最后一个数,「3、9、?、4」,叶子开始用手摸索着密码键上的刻数,来确定是哪个数字,她把第一、二、四个数字全摆好后,开始一个个试第三个。
    「卡嚓」,听到清脆的一声,青青终于鬆了口气,,她活动了下自己的双手,确定没有麻,才一手撑着地,一手取了剪刀,去吧绳子剪断。绳子被剪断那一霎那,青青觉得自己的脚上也鬆了,慢慢放到了地上。被倒吊了这么久,应该要休息一段时间,但青青却没有,她甚至直接剪掉了自己跨下的绳子,拖着脚镣一小步一小步的,她要去找能平息自己慾火的东西。
    奇怪,那么多跳蛋、假下面都哪儿去了?青青左找右找都找不到,并也没有发现叶子的提示纸条,直到找到卫生间,才在浴篮里发现贞操带和字条:
    「戴上贞操带,锁好,尽情享受吧。」
    这已经不用再说了,青青看了下,阴栓肛栓都在,她迅速穿上贞操带,把锁头锁好,打开了震动开关。
    「呜,真舒服」。青青总算找到了,不用再压抑自己的慾望。大力震动的阴栓肛栓把刚才青青压下去的慾火全燃烧了起来,青青开始忘情:「来吧,震吧!」
    不停震动的阴栓肛栓终于把青青带到了高潮,这个高潮比以前任一个都要淋漓畅快,青青躺在床上,体验着高潮后的余味,慢慢才想起怎么打开贞操带和脚镣的问题。很快,青青在床头发现了一张字条:
    「贞操带和脚镣的钥匙我都寄存在胡同口的小卖铺里了,你自己去拿。」
    小卖铺?那可是在胡同口,离青青家的院子可有100多米远,不是说就在自己屋子里玩吗,怎么要出去拿钥匙?但现在青青也没别的办法,只能出去拿,那个小卖铺一般六点收,青青看了看,现在已经五点半了,她需要赶紧出去,否则今天晚上就拿不到了。
    青青迅速盘算了一下:贞操带穿上衣服后没人会看见,关键是脚镣,又在脚脖子上容易露出,走起来又有响声容易被人发觉,怎么办?青青稍微思索,便有了办法,先把自己身上的乳夹和两个咬了几口的苹果取下来,然后找了一条长裙子,穿起来,并披了一个披肩,这样从上到下都遮严实了,应该看不到她身上的痕迹。
    但是试着走了两步,脚镣还有碰撞声,这可怎么办?青青想了个办法,去找了一小段绳子,一头繫在贞操带上,一头繫在脚镣中间,把脚镣的链子向上拉了起来,这样走路的时候就听不到碰撞声了。可这样,青青走路的步幅就更小了,没办法,时间不够了,青青只能先出门了。
    青青在胡同里,一小步、一小步的慢慢走着,一边还要受者阴栓肛栓的前后夹击,青青这才记起来刚才出门的匆忙,忘了把震动关掉,可现在到了路上,她也没时间再回去了。这一百多米的路,青青走的尤其艰难,还好路上没遇见别人。
    终于到了小卖铺,秦大妈已经在準备收铺子了,看到青青走来:「哟,小青啊,是来拿东西的吧?」
    青青笑了笑:「是啊,秦大妈。」
    「哦,上午你不在家吧,你一个朋友过来交给我的,说今天上午来找你,你不在,让我把这个信封交给你。咳,那个姑娘长得还蛮漂亮的……」
    「大妈,先把钥匙给我吧。」青青打断了秦大妈的话,生怕秦大妈能讲一长串。
    「哦,哦,你看着一说起来,差点儿把正事给忘了。」秦大妈在铺子里拿出信封交给青青:「,小青你怎么了,脸红红的,是不是不舒服啊,要不要去看看大夫?……」
    「不用了,秦大妈,天太热热的,没事,我先回去了啊。」青青赶忙说到。
    「那好吧,你先走吧,我也要收铺子了,有空多来大妈这儿买东西!」
    青青答应着,就往回走,不多远,碰到一个骑自行车的,青青紧张的站住了。
    不过自行车上的人并未留意青青,骑着车径直过去了,青青才鬆了口气。刚才紧张的时候,叶子的小穴和肛门也收紧了,紧紧地夹着阴栓肛栓,现在一放送,轻轻觉得一阵快感冲上来。
    得赶快回家,青青明白,还好一路无事,青青顺利的回到了家中,顿时放鬆得瘫了下来,倒到床中,任阴栓肛栓大力製造者快感,等待再一次高潮的到来。
    独乐不如众乐天色已晚,叶子终于从性交机器上下来,无力的倒在床上,只觉得肚子咕咕直叫,但她又懒得起来去弄吃的。
    「不是还有那个吗,还是青青想得周到。」叶子想起来,去取了鸡蛋和香肠:
    「呵,真好吃」。
    吃完休息,到了九点,叶子打开msn,看到了青青的头像,这是她们俩约定好的时间,如果有人不上线,就是除了问题,需要去解救。
    青青:感觉怎样?
    叶子:你好坏,有人敲我家门的时候我吓死了。
    青青:你还不是更过分,让我带着贞操带和脚镣去取钥匙,那时候也好害怕。
    叶子:呵呵,我的点子不错吧,以后要多分享啊!
    青青:是啊是啊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吗!
    青青在电脑另一端也笑了,贞操带还没脱下去,她打算跟叶子聊完后再开开震动,这个週末,实在太愉快了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草榴成人网站_草榴播放器_怎么戒掉撸管_2015大香蕉夜夜撸小说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